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与庄共舞的徐翔 与坏账共存的中国银行

多维新闻 王一撰写2015-11-04 07:00:18

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。”近日,素有中国“私募一哥”之称的徐翔被抓事件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。沧海横流方见英雄本色,但是在跌宕起伏、波涛汹涌的中国A股沧海当中,真正能够做到力挽狂澜且全身而退的“英雄”又有几人呢?

关于徐翔,人们可以抨击他从事内幕交易哄抬股价,也可以鄙视他勾结官员暗箱操作。但是,他能够从一阶“草民”攀爬到万人瞩目的“私募一哥”的位置,确也有他过人之处。有相关财经学者爆料,徐翔针对投资的专注,刻苦,对中国社会人性的洞察,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,没有任何爱好的他,将投资当作自己人生的全部,能够把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成功运用到中国,足可以说明他投资技术的精湛。这也是引发众多“大佬”对其青睐的关键因素。


有人认为,随着徐翔被抓,标志着中国游资时代的终结,中国资本市场走向规范化是必然之路。此种推断人们目前无法善加评论,但也反应出中国A股市场离真正成熟的道路甚远。

资料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证券交易印花税约为2,051亿元(1人民币折合约0.1573美元),创历史新高,据统计,在印花税方面,中国9,555万股民人均贡献2,147元。也就是说,整个前三季度中小板和创业板企业创造的总利率,还不够印花税“支出”。

另外,券商前三季度佣金收2,172.17亿元,较去年翻番,再加上超过500亿的融资融券业务收入,中国股民仅在佣金和融资融券方面付出的成本就接近3,000亿。可见,高昂的交易成本,配合上分红制度的不公、肆意妄为的内幕交易、虚假的信息数据,让中国资本市场乌烟瘴气,众多股民只能“与庄共舞”,在惊涛骇浪中试图分得一杯羹。既然无法改变环境,那么就索性选择适应吧。而徐翔则成为适应群体当中的“佼佼者”,这是侥幸还是一种悲哀呢?

而A股市场不过是中国庞大复杂金融系统的一个环节,作为金融系统的每一项决策,每一个动作均关乎到实体经济的生死兴亡,间接牵连到每一个人的命运。中国A股上半年的繁荣至今让人们记忆深刻。那么问题在于,到底是什么原因促成此轮繁荣呢?这还要回到宏观经济层面和国家统筹战略上。

对于中国政府来说,随着经济持续下行和房地产行业衰落,必须开辟另外一个“池子”来容纳社会流动性,抑制资本的持续外流,股市成为最好的选择。并且,繁荣的股市为众多国企提供融资之余,还能间接为银行机构减负。多年来,由于制度性因素,中国银行和国企形成相濡以沫、荣辱与共的关系,正是由于两者亲密无间,在很大程度上,银行无形当中被国企所绑架,大规模坏账(以及潜在坏账)成为银行机构与生俱来的痛。

如果央行长期为银行机构提供扶持(释放流动性来填补坏账),这将形成道德风险。试想,倘若信贷永远是廉价乃至无成本的,无论银行还是国企均将有恃无恐,这样一来,不仅引发低效投资无限制扩张,对经济资源形成空前损耗,而且也极易引发金融风险。

当你是一个国际投资者,在外部环境不变时,看到央行连续降准降息、扩大抵押品范围,并且银行机构坏账持续攀升,会作何感想呢?因此,控制货币投放力度,采取政府定向刺激的同时,开辟资本市场方便国企融资,成为中国政府“用好增量、盘活存量”的本意。然而,今年8月一场股灾打破了此举的战略意图,并加剧了市场悲观预期,这也就不难理解,为何当下中国政府施予重拳之余,极力推动人民币纳入SDR了。因为,中国当下信心的确比黄金重要。

从徐翔说到了中国A股,进而论及到中国银行机构的坏账,那么不妨再延伸一下。据华尔街见闻网11月4日报道称,中国16家上市银行的三季报近期全部披露完毕,不良贷款余额为9,080亿元,比上年末增长了近三成。其中农行不良率高达2.02%,招商银行不良率为1.6%,兴业银行不良率为1.57%,另外三家城商行不良率维持在1%以内。(这仅仅是表内业务,例如理财产品、信托等表外业务不再其列)

产能过剩的制造业、持续衰退的房地产行业、出口和批发零售业,构成银行不良资产的重要源头。标准普尔金融机构分析师廖强表示,未来2—3年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将持续攀升,当前仅仅是信贷风险释放周期的开端,甚至连上半程都尚未走完,中资银行面临严峻压力。

如何化解坏账负担,对于中国银行来说,如果增加不良资产拨备率,无疑将侵蚀其利润空间,因此,只有通过坏账剥离和扩展融资方式来解围。考虑到中国银行坏账(和潜在坏账)规模过于庞大,这无疑银行信贷形成空前的制约。为防止银行在疲软经济环境下进一步紧缩信贷乃至抽贷行为,只有依靠央行连续不断的降准降息,来缓解银行流动性压力。然而,随着美联储退出QE,并进入加息不确定性阶段,中国央行连续宽松的货币举措,很可能对人民币汇率构成重压。

当前,在中国债市正迎来逆势繁荣的周期,据悉,中国发改委已答复降低企业债审核标准,并通过下调短融(SCP)发行门槛、提高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(PPN)等方式,为银行间债市的融资改革“松绑”。

可以预计,中国债市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取代股市,成为国企、银行等部门融资的另一个“池子”。其实,结合上述分析,也就可以理解中国政府力挺债市的意图所在了。(一方面方便国企和银行等部门融资,另一方面间接为央行松绑),但在中国经济持续下行背景下,这种“用好增量、盘活存量“的战略能持续多久呢?拭目以待。

(王一 撰写)
返回列表